html模版中國互聯網遭遇創新隱憂?大企業成創新的殺手?

互聯網“強”國 我們還有多遠

走出“成長的煩惱”


1998年12月,一個26歲的年輕人走進北京中關村一傢名為四方利通的公司,應聘程序員。這已是他應聘過的第5傢企業。在此之前,這個隻有中專學歷的年輕人曾在一傢研究院擔任打字員。

年輕人名叫程炳皓,出生於北京門頭溝的他,放棄瞭上大學的機會去考中專,隻是為瞭“獲得一個城市戶口”。就在他進入四方利通不久,公司完成並購,一傢全新的互聯網企業——新浪網宣告成立。

9年之後,35歲的程炳皓從新浪辭職,拿著自己的全部傢當300萬元,向朋友借瞭一間辦公室,帶著6個人的技術團隊成立瞭一傢社交網站——開心網。之後的3年中,他的網站迅速成長為中國最受歡迎的社交網站之一,註冊用戶超過9000萬。

程炳皓的故事,隻是中國互聯網風起雲湧的16年中,諸多傳奇中的一個。它生動地詮釋著互聯網的魅力所在:一個普普通通的底層青年,僅僅通過自身的聰穎、奮鬥與堅持,就能創造夢想,改寫命運。而創新,正是那把改寫個人命運,創造互聯網奇跡的“金鑰匙”。

16年後,高速發展的中國互聯網,卻遭遇瞭“失去創新力”的隱憂。

黃金時代

10年之後,人們所傳誦的,依然是10年前的奇跡

程炳皓四處求職、進入新浪的時候,正是中國互聯網產業最初崛起的年代,有人稱之為中國互聯網創業的“黃金時代”。

當時光的指針劃過20世紀最後5年,中國互聯網行業開啟瞭一段傳奇般的歲月。那幾年,多少懷揣五光十色夢想的二三十歲的年輕人,聚集在互聯網這塊代表著新生與希望的拓荒地,為瞭理想和未來,手持一份創業書踏上征途。

1996年8月,從美國歸來的張朝陽創辦瞭“愛特信信息技術有限公司”(搜狐前身)﹔1997年6月,26歲的丁磊,在廣州創辦網易﹔1998年11月,27歲的馬化騰在深圳成立騰訊﹔一個月後,王志東成立新浪網﹔1999年6月,35歲的浙江英語老師馬雲,在杭州創辦瞭阿裡巴巴網站﹔僅僅半年後,李彥宏辭掉矽谷的高薪工作回國,於2000年1月1日創建瞭百度公司。正是這一批互聯網企業的迅速崛起,成就瞭今天的中國互聯網版圖。他們先後在自己的領域打敗瞭國外的“師傅”,在中國市場上佔據主體地位。

10餘年過去,中國互聯網擁抱瞭光榮,夢想卻似乎在遠去。一個事實是,近年來,中國互聯網市場上再難以聽到草根崛起的創業傳奇。有人將中國目前的互聯網市場格局按市值總結為“三大三小”。所謂“三大”,指的是百度、騰訊、淘寶,“三小”則是指:新浪、網易、搜狐。回溯這幾傢互聯網巨頭的成長,可以發現,他們崛起的年代非常相近——絕大多數都成立於10多年前中國互聯網那波“創業黃金期”。

互聯網素來是一個制造“神話”的行業。“江山代有才人出,各領風騷二三年”。大洋彼岸,當facebook,twitter這些美國同行們一波波上演著小蝦米崛起成為大鯊魚,巨頭代際更迭的好戲的時候,中國的互聯網領域,卻維系著多年不變的市場版圖。

近年來,盡管中國的互聯網領域依然熱鬧風光,各種應用越來越多,也先後有一批新秀出現,並試圖在市場上搏殺佔據一席之地,最終留下的還在呈良好發展態勢的,鳳毛麟角,而能撼動“三大三小”格局的,目前並無一傢。

最能體現創新精神和創新活力的中小企業和創業者們遇到瞭問題——來自DCCI數據中心主任胡延平的數據顯示,2009年中國中小網站、個人網站的收入水平和網站規模均有所下降。

10多年過去,當年的李彥宏、馬化騰們已經成長為四十不惑的中年人,今天的年輕人卻發現自己難以像自己的偶像們那樣成長和創業。

“他們成瞭榜樣,但榜樣的路卻似乎很難再復制。”一位初入互聯網界的年輕人如是感慨。

江湖亂象

從“拓荒時代”到“贏傢通吃”,大企業成為創新的殺手?

有人的地方,就有江湖。

十幾年來飛速成長的中國互聯網業,也悄然發生著某種演變。

與創業初期一張白紙式的“拓荒時代”不同。今天,已被巨頭們瓜分天下的中國互聯網,呈現出“贏傢通吃”的局面。

即時通訊、搜索、電子商務、新聞、遊戲、SNS、團購……盡管業務的起始點各不相同,但是,隨著發展,各傢公司的業務重合度卻越來越高,互聯網巨頭們都在向著全業務發展的格局狂奔。

中國電子制造業盛行的“山寨”,在互聯網領域似乎同樣清晰。一方面,中國互聯網始終跟在美國互聯網同行的後面前行,從門戶到搜索,從社交網站到微博,從團購到LBS(基於位置的服務),美國做什麼,我們就跟進什麼。

另一方面,國內同行之間,一個流行產品、一個熱門應用出來,就會迅速出現諸多的相似網站一哄而上,展開同質化的競爭。團購網站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,自今年初美國的Groupon.com模式被引入中國之後,到今年7月,短短半年時間,中國已湧現出瞭大大小小約千傢團購網站,其中有新進入互聯網領域的新創業者,也有阿裡、騰訊、百度等江湖大佬。

社交網站剛火爆時,各傢網站都在“偷菜”,微博興盛之後,各傢網站又都紛紛打出瞭微博牌……不同的網站上,網民們總能看到似曾相識的界面。

“中國的互聯網抄襲之風相當盛行,不僅是大抄小,還有小抄大。新經濟缺乏新創意,新創意轉眼就遭遇瞭剽竊,在某種程度上說,這也意味著傳統經濟中的‘中國制造’而非‘中國創造’,在新經濟時代呈現出一種謬種遺傳的狀態。”在日前的“3Q大戰與網絡黑洞研討會”上,博聯社網站總裁馬曉霖如是表示。

模仿帶來瞭同質化競爭。在這種情況下,具有資金、用戶等多方面優勢的巨頭具有天然的在位優勢。對於中小企業而言,最擔心的也是這種擠出效應。與此相伴隨的,是聯眾、博客中國、飯否等創新性小網站漸呈頹勢。

“三座大山”(指大企業)的稱謂開始在業內流傳。部分中小企業抱怨,他們創新的空間被大企業擠壓瞭,甚至將其稱之為“創新天敵”。

搜狐總裁張朝陽就曾在自己的微博中直言“抄襲和壟斷已成為中國互聯網產業發展最大的問題”。

“美國有大公司,還有源源不斷新生公司顛覆大公司,相對而言,中國互聯網過早衰老,你抄我的、我抄你的”,360公司董事長周鴻?說,“在中國互聯網建立反對抄襲、鼓勵創新的文化。需要我們所有行業人共同反思,共同努力。”

心態之變

從理想主義到功利主義,想做百年老店,我們還缺少什麼?

周鴻?這樣懷念十多年前創業時的情形:“有點像汪峰的一首歌叫《春天裡》,那個年代,‘沒有信用卡沒有她,沒有24小時熱水的傢’”,“沒有錢,但是有一些美好的東西,大傢因為理想而堅持”。

而如今,“表面上看起來很繁榮,但是這種繁榮背後隱藏著危機,是一種創新力的缺失。”周鴻?憂心忡忡。

在美國,當大的互聯網公司看好某些處於創業期的互聯網公司的技術、商業模式或是創意,常會採取投資、或者收購的方式,而中國的互聯網巨頭則越來越傾向於另一條路徑——模仿這一業務,並利用自己的市場優勢地位進行推廣。

“大公司收購對於產業是良性的,收購後投資者、創業者都能拿到錢,整個產業的創新活力被激活。”互聯網研究者、博客中國網站CEO方興東說。而某些中國互聯網企業的做法,則使得中小公司缺乏持續創新和發展的空間和動力。

在中國政法大學法制新聞研究中心研究員陳傑人律師看來,隨著互聯網產業的迅速發展,我國現行法律還存在一些有待完善的地方。“互聯網時代,當創意越來越具有價值、越來越具有可傳播性、可復制性、可模仿性的時候,法律怎麼給予更好的保護,確實是一個挑戰性的話題。”

事實上,與10多年前相比,今天的中國互聯網所面臨的創新外部環境有很大的改善。

一方面,是市場規模的擴大和網民數量大幅增長,在微軟亞太研究集團主席張亞勤看來,這是中國互聯網創新最大的優勢,“可以將創新很快地價值化”。二是資金在增加。“估計中國的投資錢比矽谷都多。”方興東說。

然而,心態的變化,功利主義的盛行日益成為創新的障礙。程炳皓承認,“在早期,中國的互聯網氛圍和從業者都更加純樸,而現在,越來越功利化和商業化瞭”。

模仿正是這種功利化的體現之一。由於創新常常要面臨很大的風險,而模仿的成本最低。對於佔有一定市場優勢地位的互聯網巨頭而言,跟隨、模仿、局部創新,然後借優勢超越,便成為最穩妥的市場策略。

功利化的特點,也體現在部分投資者身上。在美國,風投者會關心企業的長遠發展,也會對創業者給予指導,而在中國,一些風投所關心的,隻是何時可以上市獲得更多的回報。“一些投資方與股民的心態是一樣的,隻要漲瞭就行,不管其它怎樣。”方興東說。

功利化的結果,是過於重視可以直接帶來商業回報的表層創新,而對底層的基礎創新投入不夠。“中國現在主流的風投都轉行做傳統行業瞭,投互聯網早期技術的很少。不能埋怨風投,幾傢大公司對這個行業有點竭澤而漁。”業內某CEO說。

微軟公司高級副總裁、微軟研究院院長裡克·雷斯特今年10月在上海舉辦的21世紀計算大會的演講中就表示:為什麼要做基礎研究?擁有基礎研究部門的公司可以在某種程度上“預測”未來會發生什麼,這樣便可以建立起早期預警系統。

對於想成為“百年老店”,想具有世界影響力的中國互聯網企業,這種長遠的眼光,顯然是必備的。



is250音響改裝汽車喇叭推薦台中汽車音響改裝B4BC59535A061FE0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天痕的推薦名單

tvmnnfpcx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